泰国杀妻骗保"双面"嫌犯:下手很重 庭上喊妈又翻供

renyonggang 28 0

2018年10月27日,天津31岁男子张某凡带着妻子小洁及20个月大的女儿,一起去泰国普吉岛游玩,两天后,小洁在下榻酒店的泳池中被发现死亡,丈夫张某凡起初向泰国警方和家属声称,小洁意外溺亡。但随着当地警方调查,张某凡被列为嫌疑人。至同年11月2日,张某凡向泰国警方承认杀妻。

泰国杀妻骗保"双面"嫌犯:下手很重 庭上喊妈又翻供-图片-人工智能博客-专注人工智能、智慧生态城市和5G智能新生态的网站 庭上喊妈又翻供 第1张

涉事的泰国普吉网红酒店。

在小洁家属不断的追查中,他们眼中这位“好女婿”不为人知的一面被揭开。家属发现,张某凡在与小洁婚后的半年已辞职,一直无业;在小洁生前,张某凡曾为她购买多达11份总值超两千万的保险,受益人均为张某凡;他的多张信用卡均有大额支出,曾给两名主播打赏超40万;他的电脑里藏着158G的色情视频……

今年1月24日,泰国检察院以泰国刑法289条中的蓄意谋杀罪对张某凡提起公诉。然而,在随后的庭审上,张某凡始终坚持自己只是“激情杀人”,而非“谋杀骗保”。在9月3日最后一场庭审上,被告人张某凡全盘翻供,否认泰国警方调查阶段的口供记录。

“过程实在太磨人了,他们两老身体和精神都吃不消”,在持续近一年断断续续的庭审中,多次陪伴小洁父母前往泰国听审的小洁表哥坦言。12月23日晚,小洁父母两人第7次飞往泰国普吉听候宣判,这次他们不愿再麻烦亲属陪行。24日一审宣判后,小洁父亲张仁俭表示,对结果并不满意,但这可能是泰国司法实践中最高的判刑了。

连篇的谎言

2018年10月30日16时许,小洁的父亲张仁俭从亲家的电话中得知,“女儿出事了”。他们匆匆赶到女婿父母家后才知道,“小洁在29号游泳时溺亡”,4位老人瘫倒在地,哭成一团。

就在此前两天,小洁与丈夫才带着20个月大的女儿,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从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出发,前往泰国普吉旅游。张仁俭说,他曾建议女儿不要出国,毕竟孩子还很小,但后来知道他们已经购买了机票,就没有再反对。出发前,张仁俭和妻子曾叮嘱不用买礼物,平安归来就好,女婿爽快答应,小洁还给父母发来了孙女笑笑在机场的视频。然而,仅3天后,传来了女儿溺亡的噩耗。

张仁俭说,第一次在电话询问仍在泰国的张某凡女儿死因时,张某凡告知其,小洁趁孩子睡着后,提议到房间外的泳池游泳,游了一会儿因为不放心孩子,让他到房间查看,他不知不觉睡着,醒来发现妻子溺亡,随后报警。

张仁俭回忆,他当时也询问了池子有多深,有无摄像头等,张某凡回答水深差不多没过人头,没有监控,当张仁俭再询问小洁身上是否有伤痕时,张某凡则迟疑1分钟后,平静回答“没有”。

泰国杀妻骗保"双面"嫌犯:下手很重 庭上喊妈又翻供-图片-人工智能博客-专注人工智能、智慧生态城市和5G智能新生态的网站 庭上喊妈又翻供 第2张

案发后,泰国警方对被告人张某凡(右1)进行调查。

“女儿从小就学习游泳,水性并不差,为什么会在平静的泳池中溺亡?” 张仁心生疑惑。10月31日,张某凡带女儿回到天津后,便跪在了张仁俭面前。张仁俭当时询问为何时隔1天才通知家属小洁溺亡,张某凡解释,因一直在警局录口供,手机不在身边。

10月31日晚,张仁俭夫妇、亲属以及张某凡一同飞往泰国普吉,希望接回小洁的遗体。张仁俭回忆,刚到普吉下塌酒店后,张某凡再次来到他与妻子的房间下跪,承认曾动手打了小洁,并称此前为小洁购买了巨额保险,留给他们用于照顾孙女笑笑。“钱也换不回女儿了。”张仁俭无法接受。

11月1日一早,张仁俭夫妇等一行数人在巴东医院太平间见到了小洁的遗体。“她的脖子及下巴等部位有非常明显的几道勒痕和划伤,多个手指甲断裂。” 据小洁的家人回忆,当时张某凡还趴在妻子遗体前哭泣。

当日下午,心生怀疑的小洁家人在当地找到一位律师,协助他们到当地警察局录口供,警方随即将张某凡拘捕。据当地警方介绍,在受害人身亡后,他们已把张某凡列为嫌疑人,但张某凡太快离开泰国未能及时拘捕,这次正好为警方创造了机会。

张某凡的审讯持续了数小时,至11月2日零时40分,警察突然对死者家属喊道:“他承认了!快过来!” 在经历近一周,回到中国又折返泰国后,张某凡首次向泰国警方承认,杀害了妻子小洁,并伪造溺水意外现场。

数千万的保单

“为什么要杀死小洁?”在张某凡承认杀妻当日,张仁俭和妻子曾在审讯室质问张某凡,他答“不想过了。”小洁母亲问“不想过了就离婚啊!为什么要杀死小洁?”张轶凡无言。

“为什么要杀死小洁?”在接下来的追查中,家属逐渐揭开张某凡生活中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11月3日,小洁的家人曾走访事发地帕瑞莎酒店,这所当地知名的网红酒店以私密性极强闻名,49间别墅套房间隔很远,套房之间往来要借助酒店电瓶车,每个套房房间都配有私人独立泳池,别墅区域内没有摄像头等监控设备。小洁家人翻看女儿与张某凡的聊天记录发现,在出发之前,女儿曾挑选了当地多家酒店与张某凡商量,但并没有选择过帕瑞莎酒店。

在家属从泰国警方获取的一段张某凡到现场还原事发经过的视频显示,张某凡穿着短裤站在水里,捂住扮演小洁的警员的嘴往水里摁,直到警员不再挣扎,他上岸在屋里停留一段时间后,又下水把尸体拖到泳池边,然后拨打前台电话呼叫急救车。

泰国杀妻骗保"双面"嫌犯:下手很重 庭上喊妈又翻供-图片-人工智能博客-专注人工智能、智慧生态城市和5G智能新生态的网站 庭上喊妈又翻供 第3张

被告人张某凡在案发后,在警方带领下还原现场。

根据张某凡的供述,小洁家人在天津的家中找到了四份保险合同。其中,一份购买于2018年9月22日的阳光保险集团合同,保额是666万元;一份购买于2018年9月6日的太平洋保险合同,保险金额100万元;一份购买于2018年9月5日的同方全球人寿合同,保额是800万元;还有一份购买于2018年6月20日的复兴保德信合同,保额是150万元,保单被保险人都是小洁,受益人都是张某凡。此外,小洁家人还发现了张某凡投保的清单列表信息,共涉及18家保险公司,总额达数千万元。

泰国杀妻骗保"双面"嫌犯:下手很重 庭上喊妈又翻供-图片-人工智能博客-专注人工智能、智慧生态城市和5G智能新生态的网站 庭上喊妈又翻供 第4张

小洁家人还从张某凡的前同事中获悉,张某凡早于婚后半年已经离职,在案发前的两年里,他大部分时间处于无业的状态。家人还在张某凡的的台式机里发现了共计158G的色情视频,并发现他购买过线上色情服务,电脑里存有一些裸聊截图。

泰国杀妻骗保"双面"嫌犯:下手很重 庭上喊妈又翻供-图片-人工智能博客-专注人工智能、智慧生态城市和5G智能新生态的网站 庭上喊妈又翻供 第5张

张某凡电脑里有大量色情视频和截图资料。

2018年12月3日,张仁俭在天津本地报案,当地警方以“诈骗案”对张某凡立案侦查,据天津警方的调查,张某凡多张信用卡均有大额支出,在案发前曾花费大额打赏女主播,并曾约对方私下见面自称“已经离异”。

今年1月24日,泰国检察院以泰国刑法289条中的蓄意谋杀罪,正式向法院提起诉讼。2月14日,天津警方向泰国普吉府警方移交多份涉案证据,包括11份纸质和电子保单复印件、伪造收入证明、保险单上受害人签字法律鉴定报告,还有福建一网红女主播给国内警方的口供记录,显示张某凡曾给该女主播打赏40余万。

这些资料,成为了后来该案庭审中泰国检方指控张某凡蓄意谋杀的重要证据。

眼中的“好女婿”

张仁俭和妻子始终想不明白的是,在他们眼中的“好女婿”,为何会成为杀害女儿的凶手?小洁家人表示,小洁是独生女儿,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张某凡,相识半年后结婚并很快有了孩子,至案发时,结婚已近2年。

泰国杀妻骗保"双面"嫌犯:下手很重 庭上喊妈又翻供-图片-人工智能博客-专注人工智能、智慧生态城市和5G智能新生态的网站 庭上喊妈又翻供 第6张

全家福,左一被告人张某凡。

家人对张轶凡的评价是,不爱说话,看上去很老实,很会疼人。小洁怀孕期间,张某凡时常端着水杯跟在小洁身后说“洁,喝点水吧。”那个场景,小洁的多位家属都曾描述。孩子出生后,张某凡看起来对孩子也很上心。

只有小洁的表哥曾提及的一个细节,显示张某凡曾潜在的异样。表哥回忆,兄弟姐妹间聚会,商量好轮流付账,但每次轮到小洁给钱,都是张某凡去付款,兄弟姐妹不好意思让他掏钱,都争着给,结果他就真的一次都没有付过账。“我想他们之间,钱都是掌控在张某凡手里的。”

小洁是否曾发现张某凡的另一面?在小洁表哥看来,小洁不一定知道,“她很爱张某凡”。表哥说,小洁曾向他表示,觉得张某凡看起来很可爱。她还给张某凡做了卡通贴纸图片,那一张后来广泛流传在媒体报道中的张某凡一脸憨笑的照片,小洁曾写下“最可爱最瘦de胖子”。

泰国杀妻骗保"双面"嫌犯:下手很重 庭上喊妈又翻供-图片-人工智能博客-专注人工智能、智慧生态城市和5G智能新生态的网站 庭上喊妈又翻供 第7张

小洁制作的张某凡图片贴上了可爱的文字。

张某凡的两面性,在该案持续近一年的庭审上,也在反复上演。

7月5日,天津男子张某凡涉嫌泰国杀妻骗保一案在普吉法院首次开庭,庭审前,小洁父母再次当面质问张某凡为何要杀害女儿,参与庭审的被告家属律师助理章红媛表示,张某凡当时低头不语,但流了一点眼泪。而到了7月9日第二场庭审上,酒店工作人员作为检方证人陆续出庭,描述事发当日情景,而“被告人张某凡全程非常冷静”。

7月11日,该案迎来第四场庭审,详细检查小洁身体的法医远程作证,认为小洁被掐死再拖入泳池,形容嫌犯“下手很重”。受害人律师小洁母亲情绪一度失控,大声质问张某凡为何杀害女儿,章红媛说,张某凡身边当时有神秘男士陪同,“面对受害人父母毫无畏惧,全程冷漠。” 在休庭期间,受害人律师庭前曾对张某凡说“从没见过你这样残忍的人”,张某凡则直接回怼“你不配做律师”。

然而,至8月8日,第二轮庭审再次开庭,小洁母亲因过于伤心,庭审结束后一度瘫倒在法庭上,对着被告人连呼“你叫我以后怎么活下去?”被告人张某凡却突然跪下叫了一声“妈妈”,法警一直拉他不起来,场面一度混乱。

9月3日,该案进入最后一天庭审,张某凡又突然对警方口供记录、其涉嫌保单签名作假等证据均予以全盘否认,表示泰国警方未翻译,当时不知这些文件会成为证据。“他否定了所有警方的调查,不断与原告律师争辩,拒不认罪。”章红媛说。

判处死刑的心愿

当地时间12月24日10时,该案在泰国普吉迎来一审判决,泰国普吉府法院当庭判处被告人张某凡无期徒刑。

这样的宣判,对于小洁的家人来说已经等得太久,自案发的421个日日夜夜里,该案共经历3轮9次庭审,还遭遇一次宣判改期,小洁的父母前后7次赴泰,无一缺席庭审,“我想让法官看到我们的决心。”张仁俭说。

该案自7月5日开庭,原计划于当月5日、9日、10日、11日、12日开展为期5天的庭审期,但因案情复杂,传召证人较多,于8月8日、9日与13日再次开展第二轮的庭审,随后再于9月3日增加一场庭审。该案原定于11月8日宣判,但小洁父母当日赴泰后才被告知,宣判延期,只能失望而归。

张仁俭曾多次表示,一心只求法院能够判处张某凡死刑。然而,他也深知,泰国废除死刑已久,近年来泰国虽然恢复死刑,但在具体司法实践中判处死刑案例十分罕见。

为此,他曾亲自到中国驻泰国大使馆递交信函,希望争取引渡张某凡回中国受审,但该心愿最终无法达成。

在搜证阶段,与张某凡相关的保险合同证书对其定罪量刑非常关键,为此,张仁俭与各家保险公司沟通,希望获得与张某凡相关的保险信息,但遭到多家保险公司的拒绝;小洁父母随后到中国银保监会天津监管局依申请公开获得相关保险购买信息,1月24日,天津监管局在《答复函》中称,要求再延期15个工作日答复。1月28日,小洁父母还国内代理律师李滨陪同下,到天津市和平区法院起诉了中国银保监会天津监管局,遭到法院撤回后又上诉,最终还是无果。

受害人家属的国内代理律师李滨说,案发以来,失去爱女的小洁父母工作暂停,一直未能从悲痛情绪中走出。小洁的三叔称,小洁的父亲确实对庭审寄托了较高的期望,“可以说有口气顶着一路走过来的”。参与泰国庭审现场的律师助理章红媛回忆,曾多次看到受害人小洁的母亲一直拿着女儿的照片在庭审房间哭泣,“看着让人确实心酸”。

小洁的表哥表示,在案发后的一年里,小洁父母没事的时候都会在家带孙女,遇到事件会放到孩子奶奶那边,双方亲家除了接送孩子,基本没有交流。小洁与张某凡的女儿在案发时只有20个月大,如今已快3岁,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外孙女已经成了两老的精神寄托,毕竟他们原来只有一个孩子(小洁),他们说过,肯定会好好把外孙女抚养成人”。

在该案宣判前,小洁的表哥曾表示,家人已有心理准备,如果泰国当地法院认定张某凡激情杀人只判刑20年,家属一定会提起上诉,“我们已经等了一年多了,不怕再等多一两年。老两口这后半生就这一件事了。”

案件宣判后,受害人家属泰国代理律师表示,主审法官原认定被告人张某凡犯蓄意杀人罪,判处死刑,但因被告人张某凡承认部分杀害受害人罪行,获减三分之一刑期,最终刑期为无期徒刑。

小洁的父亲说,对这个结果不满意,但在泰国算是最髙的刑罚了。”对于是否提起上诉,他只表示“只想回家再说。”他说,一直以来的心愿是,能给女儿一个交代。

打赏 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